0%

疫情随想

放寒假了

依稀记得今年1月10日,那是一个阴冷的晚上,虽是冬天,却没那么寒冷,我兴高采烈地坐大巴从上海回到家。到现在已经过去小半年了,而我始终未开学,至今还在家中上网课。昨天,老板让我和几个同学一起申请开学,又要回学校干杂活,开发票去了。因为对过去这几个月所经历的事情感触颇为深刻,所以在开学以前,稍稍记录一下。

我的寒假本来只有30天,也就是过完元宵节,就该返校了,但是寒假刚开始完全没有关注武汉发生新冠肺炎的消息,完全不知道疫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。

最初,我在爸爸的公司中干活,年前有一条钢丝缠绕管生产线的改造项目,有3条生产线,在一个厂房里,要对所有生产线中的电气设备,控制系统进行升级,还需要建立远程监控和控制平台,建立大数据分析平台。项目中有些偏计算机的活,都是由我设计和实现。差不多做了10天,大框架搭建好了,具体实现我们想着等年后再做。当时已经先把硬件和PLC,触摸屏的程序实现好。

好像是1月23日,网上看到消息,说有肺炎传染人,好像还很严重,那天,好像武汉传来封城的消息,我们意识到事情可能会变得很严重,从那天起,天天都关注着微博上的疫情的数字与发展动态,看到数字一直往上涨,心里不是滋味。

2月初,学校开始发布通知了,2月底前不得返校。

整个2月,我都宅在家里,因为我们小区早早的就封了,就算出去,也没地方可去,街上都关门了。这里我要表扬下张家港的政府,面对疫情,响应及时,我有很多朋友也都去社区当志愿者,24小时分班倒,在小区门口测体温,真的很辛苦,我们这里算是封的比较早的了,效果也的确很明显,整个张家港市没几例肺炎患者。

复工复学

2月下旬,开始复工了,不过我没去爸爸公司,我一直宅在家里,把硬件在家里搭建了一套仿真模拟平台,在家里码代码。一个星期,把所有平台都实现好了,其实就是写一个网站,做一套数据监控与分析的平台。

3月,开始远程上课了,用zoom上网课。当时说可能上到3月底。

仿佛回到了改革开放那个时代

4月1号,去上海出了一趟差,那时候,防控都已经比较松了。也就是在那个时间段,我遇见了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疯狂的市场。整个3月,张家港有大量的设备厂家在做挤出机,平常卖3万的设备,现在早上卖15万,晚上卖20万,还供不应求。设备大多供给扬中市,扬中家家户户都在做熔喷布。那时,虽看到了市场的火爆,但是,由于对疫情的判断错误,我们以为疫情很快就结束了,市场会淡下来,而且,这种挤出机放在平常都是"垃圾",我们公司做的都是高端货,我们有点不屑于去做挤出机。随着时间一天一天,整个产业链的零部件的价格都在上涨,挤出机的价格都一直在高位,张家港有几家大厂投了好几百条挤出机生产线。我们的确心动了,于是也投了20条线,到4月下旬,2天就全都卖掉了,小赚百万。

那时间,微信朋友圈人人都在发相关的设备广告,仿佛人人都在当中介,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。扬中那边,一开始做熔喷布的早就赚千万以上了,熔喷布几十万一吨,一台好一点的50机,产量400公斤一天,大家很容易可以算出一天的利润,只要你有几条生产线,一天的纯利润可以达到50万。谁不心动?

4月中旬,扬中开始查封无生产经营证件的小作坊了,高速上直接拦,卡车一辆一辆查,没有合同,证件的,全部查封,整个产业链中产品的价格瞬间下跌了,朋友圈都在抛售设备。

整个过程比炒期货还刺激

如果说改革开放那时候造就了很多的企业家,那这次疫情,造就了扬中和张家港大量的千万富翁,赚钱变得异常容易,那段时间,我们脑子里天天在想的就是今天设备该卖多少钱了?今天利润有多少。当然,我们做设备的,赚的是不如直接做布的赚的多的。

我是张家港人,对张家港这边稍微了解一点,不过不够全面,不知道有没有大佬可以把整个事件记录下来给世人分享。通过这次疫情,我对江浙沪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就在所有商店,商场,公共场所被暂时封锁的时候。这帮老板们脑子想的是怎么赚钱。就在网上大家说今年赚钱很难的时候,这帮老板们已经赚的盆满钵满,千万富翁一大堆。张家港这边水平稍微好一点的电工,就能赚到3k一天,这在往常,想都不敢想。虽然我们家也小赚了一笔,但是远远没有及格。设备厂家的及格线是赚500万纯利润。

我以前在吉林长春上的大学,有时候也和知乎上的人互怼,也就是所谓的“地域黑”或者所谓的“南征北战”,但是我从来没有过地域黑,长三角发展的那么好,东三省发展的非常差劲,这是地理问题造成的吗?可能地理会造成一些影响,但我认为绝不是主要的,重要的还是人不同,人的思想不同,江浙沪讲究实干,实事求是,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脚踏实地的做任何事情,而东北,可能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习惯吧,我的东北同学很多都往南方跑了,至少是北京及以南,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一些问题,所以我听很多朋友说,东北要发展,国家不能投钱,要先改变东北人的思想,否则,投入的钱,都打水漂了,但我只在东北待了4年,所认识的都比较片面,所以如果你看到了这段文字,这一段就算是我乱说的,不可轻信,需要自己体验过后才能得出结论。

这次疫情,脑子灵光一点的,早就转型了,做医用相关产品,熔喷布,N95,N99 。

洗牌过后的期望,希望成功!!!

4月份,疫情基本结束,整个行业开始洗牌,小作坊全部取缔,但是对张家港这边做设备的影响不多,因为做设备是合法的,一般厂家都有所需证件,只要正常开票,被取缔和被罚款的都是不开票逃税漏税的。

主要是扬中那边关掉了很多小作坊,因为很多都没有证件,直接做产品需要一定的资质。

我们本身是做特种管材生产线的,例如核电,海洋,煤矿中使用的特种塑料管或软管,与中国多家超大型国企有着重要合作。熔喷布,其实也只是一种普通的塑料,对于塑料,我们在国内应该是顶尖的专家了,所以,做熔喷布,我们势在必行,我们4月20日开始正式进入熔喷布行业,

我们4月25号利用车间中现有的设备,搭建了一条熔喷布生产线,在劳动节进行了试车,第一次测试就达到了95+,不过现在还要调试,保证稳定性,希望能成功吧!!!第一条成功后,要是能连续24小时生产95+,那后续合同赚的钱少说也是几千万了。

要是成功了,我还读啥博士啊,到车间里干活去了。

If you like my blog, please donate for me.